微信風口之下:小程序的“放任”與“強硬”,創業者“百態”盡顯

分享到:
 序多多 ? 2018-05-28 14:12:21 E1207

在廣州,目前微信團隊所在的創業園區,從2018年開始聚集了七八個大型到中型的專門做小程序的團隊。其中包括了拼多多、蘑菇街、小米、禮物說等團隊的小程序部門。

禮物說產品副總裁陳銳宏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基本上園區里很難再找到空的辦公室,很多人想要進都進不來。”將辦公地點選擇在這里,在陳銳宏看來一是這里的互聯網氛圍較好,二是和微信的內部人員的溝通較方便,三是在這里小程序人才招聘相對容易。

從2016年9月開啟內測,2017年1月正式發布,到2017年3月開始逐漸開放各種重要能力,到如今開放小游戲后的爆發,微信孕育下的小程序迎來了“風口”。而如何平衡開發者與用戶體驗間的微妙關系,在滿足用戶個性化需求的同時,又能凈化微信的使用生態環境?這是當下微信不得不思考的問題。本報記者近日通過采訪多位小程序開發者、用戶、微信平臺,試圖展現其各自所持態度與困惑。

小游戲噴涌

小程序2017年初上線后,因一直未釋放重要能力,在很長一段時間并不被很多人看好。而今年年初跳一跳小游戲上線,到4月4日全面開放游戲類目后,小程序一時間火熱起來。

勇往科技CEO王洪龍將小程序的發展總結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從2017年上線后相對封閉,開放功能不多,不能轉發到群里和點擊使用,只能通過掃一掃或者搜索兩個途徑來找尋,很多開發者認為不能傳播而選擇觀望。

第二個階段在2017年3月后逐漸開放能力,是能力逐漸增強的階段。經過微信不斷更新迭代,釋放出轉發到群內、公眾號關聯等更多的能力,一些開發者選擇進入。勇往科技也在這個階段選擇進入。

第三個階段則是爆發階段,在王洪龍看來,爆發階段的典型表現就是一個月前開放的小游戲。

陳銳宏對記者說到,從微信小游戲面世后到最近普及階段,他們通過數據監測發現大眾用戶對小程序的認知提升了一個檔次,用戶已經開始知道從首頁下拉找到小程序,并懂得怎樣搜索。

如果說小游戲爆發才讓普通用戶產生對小程序的認知,那么投資者嗅到小程序所蘊含的商機則更早一些。

王洪龍的團隊從去年開始開發出了畫畫猜猜、猜歌達人等多款爆款小游戲,最近他們完成金沙江領投的A輪融資,他認為如果不是做小程序項目,融資不會這么順利 。在此前,他們做APP項目。

王洪龍發現投資機構對他們的關注從2017年12月28日開始變得多起來,這一天是小程序開放首頁下拉功能的日子。從那時到現在已經有四五十個投資機構來考察他們的項目。

阿拉丁創始人兼CEO史文祿表示,從阿拉丁小程序統計平臺可以看出進入的開發者越來越多;投資越來越頻繁,很多一線機構都已經擠入小程序賽道;此外流量增長,類似頭腦王者等小程序單天用戶訪問數在千萬以上,這也從側面反映出C端用戶對其的認可 。

目前雖然小程序借小游戲迎來了爆發,但仍然是小程序較早期階段。王洪龍坦言,目前頭部的優質項目數量不多,尤其是行業外的人大部分還是觀望狀態。他認為還有半年左右的寬松競爭期,到了2019年競爭會非常激烈。

誘導分享

情況確實在今年4月底5月初開始變得不一樣了。微信用戶王大可(化名)在那段時間感受到了微信小游戲在群內的瘋狂轟炸和泛濫,很多小游戲由于存在復活強制分享機制,用戶想要繼續游戲,則必須分享,這造成用戶頻繁轉發。

王大可認為這種頻繁轉發破壞了群聊,小游戲復活強制分享機制違背了微信的三不原則,但是微信在最初并未主動去限制。

記者查閱微信小程序運營規范,其中規定:未經騰訊同意或授權,微信小程序提供的服務中,不得存在誘導類行為,包括但不限于誘導分享、誘導關注、誘導下載、誘導抽獎等。具體包括:強制用戶分享或關注,分享或關注后才能繼續下一步操作;利誘用戶分享或關注,分享或關注后對用戶有獎勵等。

5月9日,微信發出規定:小游戲拒絕分享濫用行為,違規情形將受到處理。

在阿拉丁創始人史文祿看來,這種現象出現只是因為一些開發者濫用了分享功能,微信本身也在不斷整站營銷管理。對于需要的用戶來說過多打擾的度很難界定,他認為適當分享是對的。

雖然微信方面在給本報記者的回復中稱:“收到用戶反饋后,已經對強制要求分享到不同微信群、利誘分享等強制、誘導用戶分享的小游戲開發者進行警告和整改提示。整改期結束后,沒有對違規內容進行整改的小游戲將受到限制,包括搜索能力、分享能力、廣告及道具結算能力等,情節嚴重者,將會下架處理。”但是記者發現拼多多和海盜來了這兩款小程序仍然存在諸如分享到群才能領取簽到紅包、分享才能解鎖某項功能等誘導分享的行為。

風險把握

風口上的小程序吸引一批創業者進入,但如何把握微信規定和開發需求之間的度,對一些開發者而言并不容易。

據騰訊披露,目前小程序已經擁有1.7億日活用戶、共上線58萬個小程序、超過100萬個開發者、2300個第三方開發平臺加入。如今,在微信生態內,拼多多的拼團模式、云集的分銷、薄荷閱讀的裂變以及享物說的砍價成為已知的挖掘流量的好玩法。

吳彥君作為開發者,對于上述誘導分享和強制分享行為如何進行把握,實際上他在一開始并不知道。

在他看來,拼多多借助小程序帶來巨大流量,向開發者證明了小程序創業方法的可行。但他困惑類似于拼多多誘導性轉發功能,以前在產品規則里微信是不允許的,可是拼多多卻上線了。“現在很多客戶會問能不能做類似功能,我們大概回答拼多多可以,我們應該就可以,比它更收斂、或規則更友善一些會更好等。”

記者觀察發現,單是在微信小程序中拼多多的玩法就包括了拼團、砍價、簽到領取紅包、轉發獲得紅包等多種促銷拉新措施。

而諸如要玩下一局的游戲,但必須要轉發以后才能實現操作,此種非用戶主動意愿的情形,被微信視為強制節點打擾而予以禁止。

吳彥君認為微信在一些規則的說明并不詳細,且審核是人工操作閉門操作,是否越界,是由一些內部規則來判斷的,他們因此而吃過幾次“虧”。

在上海帥醒信息科技CEO李慕陽看來,實踐中會發現很多人觸碰規則,微信開始持放任態度,但達到一定量級,微信則突然“動手”。比如去年被封殺的匿名聊聊小程序,以及最近的一些小游戲。

原迅雷創始人、遠望資本創始人程浩對記者表示,目前來看,小程序賽道在電商、工具和游戲三個類別上較火爆。但騰訊對電商的扶持力度更大。如果是其他品類,則面臨著觸及微信紅線被屏蔽或者下架的風險。

王洪龍認為,信息披露和表達都是有限的,微信不可能任何情況都規定到,要靠開發者主動思考。他認為這樣的情況即使在蘋果的App Store、Facebook的應用都會存在。

針對上述問題,微信在5月17日終于作出規定。微信公眾平臺發文稱為整站營銷微信用戶分享體驗,將針對小程序、網頁及APP分享功能進行調整。7月5日起新提交的版本,用戶從小程序、小游戲中分享消息到微信聊天時,開發者將無法獲知用戶是否分享完成,也無法在用戶分享后就立即獲得群ID。

李慕陽認為在微信生態內創業風險很高,如果要做小程序,從開始就要定位清晰。“很多創業者想通過小程序截取微信流量,這是錯誤的。微信不會讓你截取流量的。你要想辦法去適應于微信,成為微信的整個生態結構的一部分,那會得到很多支持。”

王洪龍認為因為微信生態處于早期階段,包容性還比較大。他認為創業者要為整個微信生態的用戶進行服務。

陳銳宏告訴記者,為了理解規則,他們每天有專人盯著小程序文檔的更新消息和論壇上的內部消息,還會關注一些開發者群同步的信息,“別人走過的坑我們會避免”。

<來源:中國經營報>

p0

分享:

今日推薦

w 最新商家帖子 +更多

美女私密写真集_免费的很黄很污的视频_爽到高潮漏水大喷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