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懸一線到現象級產品之間,只差一個小程序?

分享到:
 序多多 ? 2018-04-24 10:59:33 E1331


小程序上線400天以來,出過多個現象級小程序,多個小程序團隊和服務商搶占紅利,獲得投資。今年1月15日,微信團隊曾在“2018微信公開課”上首次披露了小程序上線一年的成績單:已上線小程序58萬個,覆蓋100萬開發者、2300個第三方平臺。三個多月過去了,相信現在的數據遠高于之前。

 

58萬小程序中,我們發現一個特別的現象:很多產品此前曾嘗試做App,或經歷巔峰后跌至低谷,或規模太小,沒做起來。但押注小程序后,大紅大紫,成為現象級小程序,甚至備受資本青睞,獲得多輪融資。

 

小程序究竟有什么魔力?難道真有起死回生之功效?榜妹試圖分析一二。


 

公司命懸一線,全靠小程序翻盤

 

4月19日,禮物說宣布完成1億人民幣C1輪融資,將把資金用于禮物說小程序的產品迭代和營銷推廣,all in微信小程序社交電商。

 

禮物說2014年7月上線,拿了紅杉資本300萬美金的投資,以及騰訊產業基金的數千萬美金的投資,用了不到2年,成為國內最大的禮物電商,擁有2000萬用戶和數億人民幣的交易規模。但隨后電商紅利的消退和資本寒冬的到來,讓他們的發展到達瓶頸,開始轉型之路。

 

他們試過新零售,和校社團深度合作,做直營禮物店;試過企業服務,為企業客戶提供禮物定制和團購服務。最后,禮物說想到了小程序。

 

2017年11月24日,禮物說上線了小程序“禮物說禮品卡”,第一批上線的禮品卡包括星巴克、京東、麥當勞、亞馬遜、App Store、蘇蟹閣大閘蟹、天天果園水果卡。2018年2月,小程序“禮物說”開始內測,讓用戶像發紅包一樣發禮物,兩個月積累了50多萬用戶。



禮物說的經歷并非孤例。

 

2016年底,前《時尚芭莎》執行主編于小戈做了一個類似消費版知乎的社區產品“iDS大眼睛”。然而在用戶達到六七十萬時,就很難再突破,變成了城市精英交流消費經驗、談資的地下社區。但于小戈團隊既不想降緯,又不愿意商業化,燒掉1800萬后遭遇了瓶頸。

 

公司命懸一線時,合伙人提議做小程序。“iDS大眼睛”第一個月就獲得了60多萬小程序用戶,App用戶也沒有流失。于小戈團隊趁熱打鐵,上線電商小程序“大眼睛買買買商店”。小程序上線5個月,累積了4萬客戶,交易額達6000萬。復購率高達50%,五次以上的復購率則是13%。



 

為什么做小程序能成,App不行?

 

榜妹之前采訪過多位涉足App的小程序開發者,他們不約而同地說了一點:App很重,開發成本和推廣成本都很高。

 

移動互聯網時代,App是一個個孤島。開發者要花很大的力氣吸引用戶,抓住用戶。微信恰恰相反,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平臺。



用戶門檻低且自帶關系鏈,有這樣10億月活流量的微信變成一個值得所有開發者抓住的入口,就像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寶藏,每個人都能在里面找到想要的東西。微信生態下的小程序則起到了在用戶和服務之間搭建橋梁的作用。只要產品體驗好,功能切實解決痛點,再加上恰當的運營方式,成功似乎只有一步之遙。

 

美麗聯合集團CEO陳琪在“2018微信公開課PRO”上曾透露,他們在半年里,累計在小程序上投入超過1億人民幣的開發和推廣成本。成績也很直接,獲得了9000萬小程序客戶,差不多三分之一買過一單商品。

 

小程序的力量遠超想象。



那App真的會被取代嗎?其實不然。

 

憶年CEO黃衍博認為,每種產品形態都有適合在這個形態上生存的產品。小程序因為去中心化,沒有流量分發入口,只能靠小程序開發者自己根據微信生態做一些玩法。App則勝在功能全且發揮余地大。

 

小程序和App提供的功能和定位也可以不同。以黑咔相機為例,目前小程序上有四大類近百套特效,而上線一年多的黑咔相機App,則只有專注天空變幻的數十款濾鏡。兩款產品對圖片的處理程度也不盡相同,前者屢屢更新類似抖音的視頻特效,后者則更偏向類似Prisma的精致濾鏡。

 

App累計有800萬下載量,雖然在外界眼中,原有App的粉絲基礎可帶動小程序冷啟動,數據起飛的小程序又可給App帶來新增用戶,但黑咔相機CEO姜文一認為,小程序和App是兩個生態,沒必要相互導流,玩法也不一樣。


<來自:新榜>

p0

分享:

今日推薦

w 最新商家帖子 +更多

美女私密写真集_免费的很黄很污的视频_爽到高潮漏水大喷视频